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r.6-刘威麟的博客

 
 
 
 
 
 

人生的妥协艺术,如何不被「妥协掉」?(旧文分享)

2012-12-21 17:52:22 阅读6157 评论19 212012/12 Dec21

 

人生的妥协艺术,如何不被「妥协掉」?(旧文分享) - Mr.6-刘威麟 - Mr.6-刘威麟的博客

 Compromise这个英文字是「妥协」的意思。「妥协」其实是很棒的习惯,老公和老婆、男朋友和女朋友吵架,总要有一方让步,让步后就海阔天空,这就是「妥协的艺术」。但有时候,有一方一直让步,让到最后,挤到角落没步可让,就不叫做「妥协」(you compromise),而是你被「妥协掉」(you are compromised)了。

这个英文字很妙,当我们说「you are compromised」,你被妥协掉了,其实另有一个字义,是一般人比较不知道的。「妥协掉」这个用法常被用在网站上,当一个网站「被妥协掉」(the site is compromised),就表示它被「骇」(hack)了,它被转化为外星人了,黑客将网站的缺点外露了,让它变攻击者了…。

这时候我们说,这个网站被「妥协掉」了!

比照人生,compromise这个新字义,好像也有一点点的道理。生命中的妥协,表面上看起来是人与人之间更和谐、更没有冲突,其实反过来说,也是自己的主体意识某程度上被「攻击」、被「同化」掉了。当你是主流,别人是偏流,是你来同化他人;但你是偏流,别人是主流,就是你被「妥协掉了」。

会写出这样强烈的用词,是看到自己与其他人的经验,敏感的我嗅到,社会中处处都有「顺水推舟」的诱惑,一个人难以逆水前进,网络上尤其把整个社会的声音都响在耳边。他们说你是怎样的人,你就是怎样的人;我们一开始会生气抗辩,还耐心的站直挺挺的解释,到了后来,我们发现怎么解释,也无法改变人们心中看法,心中一松,不如,就照他们认为的做吧!也照我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,就这样来做罢。

不禁想和各位讨论,我们一生中,感受过「被妥协掉」几次?
一生中第一次感受到compromise,是发生在学校、或家里,从中小学开始,原本你可能是个很爱说话、很不守秩序的小朋友,后来被老师打、被父母骂,觉得不爽为何全世界都唱反调,于是你耍性子,更不守秩序,日子也过得更辛苦。终于有一天,幼小的你突然觉悟到,其实,要做个让师长喜欢的小朋友,并不难啊!于是你乖乖的坐好,嘴巴闭得紧紧的,随时挂着谄媚的微笑,人生的第一次「妥协」,不,人生第一次「被妥协掉」,就这样浪漫的发生了。

接下来,发生在上大学、选科系,或许你从小就想做个气象预报员,整天看天空,猜它的心情,多么刺激有趣!却被长期灌输教育,应该变成某某某、某某某,才有前途。这社会告诉你,第一志愿既然是医学院、法律系、资工系、电机系…你不上这些系,就表示你考不上,别在那边找理由!为了避免大家这样想,你就干脆将人生的志愿丢在一旁,把自己「妥协掉」了。从此以后,与社会达成百分百职涯和平协议,从此过着完全妥协、幸福快乐的日子。

说实在话,或许,人生初阶段的「妥协」,大部份是对的。地球这样转动毕竟有一定的定律,成年人比少年人还跟着地球多转了至少好几千圈,爱你就是帮助你,帮助你作出人生的第一次「妥协」。但,出了社会,就不一样了。许多事情再也没有绝对的对和错,有时候我们碰到的就是第一个case,我们做的事情是前所未见的,从事新创产业,更是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这时候,你看到不同的意见,渐渐集合起来变成一个,而那个意见,刚好与你的不同,怎么办?

Compromise吧!来自遥远的回忆,会慢慢让你有点想就丢下枪械,「请你妥协一下我」吧。他们这样说,认定你不能做sales,要把你转回到技术部,你也觉得有理就做,做得好主管说你真是棒,果然没看错你的潜力,你就真的这样认为了,你就会慢慢的变成「他们说的那样」,反正…知错能改!这时候,变成我从前写过的一种「写实心境」,竟还颇有「里外合一」的大感觉,你不必再抗辩,其他人也不会再有怀疑,哇,大家都回到了幸福快乐的日子!

但我们发现,社会中竟仍有一些人,过了被妥协掉的幸福快乐日子一阵子以后,突然又把自己「反妥协了」(un-compromise)。

原来,他们虽被「妥协掉」了,心中却不甘心的存下了一点点火苗。一个人一生再怎么履次被妥协掉,原来当年的那个小朋友一直还活着,只是躲在他心里一个看不见的角落,无辜眼睛,畏畏瑟缩着。电视上已经看得到这些人,如张洪量,牙医师好好的不做,跑出来作曲;艺人杨林,不当艺人竟开始作画且痴迷在里面,我也离开曾短暂转跑道的创投,回到internet。

「反妥协」以后,我们知道,幸福快乐的日子,忽然不见了,日子又变得辛苦了,而且比以前还更辛苦。不过我们不为所动,因为我们终于看清了compromise这件事的内情,而我们现在是要从后面追上,追上谁?追上当初那个被我们抛弃的小朋友的背影。

当我终于追上他,我仍继续往前跑,两个人交错之际,我偷偷瞄了那个小小的「我」。他看着我的眼神是笑的。

喔,我还没回答本文题目的问题是吧?Well,当我们第一次看到「他」笑着的眼睛,剎那间就会知道,怎么不被妥协掉了。就如同人生第一次「被妥协」的经验一样,不同的是,这次你是成年人,你知道这样做,虽不知那幸福快乐的日子在哪里,但绝对是对得起了自己。

 

作者  | 2012-12-21 17:52:22 | 阅读(6157) |评论(19) | 阅读全文>>

 

捷运的怪怪老人,如何改变其他冷漠的人(真实故事,旧文分享) - Mr.6-刘威麟 - Mr.6-刘威麟的博客

 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搭过晚上十点的捷运。可能是我比较早睡,有天搭到这班晚上十点的捷运,才知道晚上十点的地铁车厢是这样子──

里面都是人,闹哄哄的,很不真实。

「怎么会这么多人?」

闹哄哄的样子,又和周末往景点路线的地铁那种的闹哄哄不太一样,整个车厢都是大人,很接近大人的学生,大家没有怎么在讲话,偶有两两三三的成对,但整个车厢就是很吵,吵到车窗外呼呼的风声、车子行进的吱吱的轮子声都盖过去了。仔细观察为什么这么吵,原来,很多人都在讲手机,不讲手机的也不会打电动,而是看着前面、看着上面,不会离眼神太远的地方,就地微笑着。

原来,大家都是在往「回家」的路上,一种放松、满足,溢于言表。

这时候,我听到一个角落有了骚动。

主角是一个理着平头的老人,头发全白,他一直叫旁边的老妇人不知做什么事,我靠近一点才听到,他是要她「唱歌」。

唱出来啊!唱出来!

笑咪咪的,邻座的年轻女孩也被逗得咯咯笑。这笑,有一大半是尴尬,毕竟有人叫你当场在地铁车厢唱歌,你要怎么唱嘛?

可是,他又一直逼你唱!笑容堆满了脸,不理也不是,理也不是,而且这老人自己已经开始唱了:「朋友…我永远祝福你……。朋友,我永远祝福你……。」

唱的声音不大,很友善。所以这老人绝对不是疯子,更是叫人不知该不该唱?

老人见妇人还是不唱,只好转向旁边的年轻女孩。这时候邻座的人就像波浪舞,一时间全部闪的闪、躲的躲、后仰的后仰、侧头的侧头,但,不知为何,全部都在咯咯的笑,好像胳肢窝全都被放了什么一样。

「祝福…你健康,祝福…你快乐……。」老人继续唱,一边唱,一边陡然站了起来。这才看到,他正在发一张不知什么的东西给其他人。

其他人都闪躲,只有我靠上前,拿了一张,心里盘算好,如果老人叮上我要我唱歌,我就趁着慢慢慢下的车速,十秒后门开,挥挥手说,我要先走!出门后再搭下一班车。

我从手上接到这张纸,是一张只有一半高的名片,质感不错,上面写着:「笑一笑老变少、笑一笑没烦恼;笑一笑没争吵、笑一笑事事好。笑一笑好运到、笑一笑善缘绕;笑一笑瓜瓜叫、笑一笑乐陶陶。」

老人递这张小卡片给我,并未叫我唱歌,没多久,车子就慢慢停下,车门打开,走出去的不是我,而是那个老人。只见老人保持着九十度鞠躬的身势,向隔壁的乘客挥手道别,「再见,要快乐喔!要快乐喔!」

老人表示,他要回家睡觉了!
回家的愉快心情,堆满他的脸上。他抓着手上少了一半的名片,跨出车厢,慢慢消失在城市。我心中一叹,像这样喜欢宣传「他很快乐」的人,不只在地铁上,其他地方也碰过。

但真正有趣的是接下来──

我发现,这个车厢的气氛改变了──从老妇人和年轻女孩,竟然开始和走道另一侧的其他乘客聊天。她们的眼睛也不再只是看下面,而是四处飘移,注视着其他站着的乘客(包括我),得到他们的点头、致意。这些人应该都是陌生的人,却开始讲话,内容大约是从「在车厢内唱歌」这件窘事,一直讲到以前的经验…。然后,到了她们的站,她们也是挥挥手,说要回家了,说下次再见!

这件事让我很有感觉,原来,一个人的热情,可能是有点荒谬的热情,竟然能巧妙的改变其他人的自我意识。

老人走出车厢,他虽然已经不见了,但不,它还在。最后我真的留在回忆里的,是老人离开之后,车厢剩下的人们,自己不敢相信自己因为这个老人,开始做一些其他事,体验其他经历。大家这么几十年的社会经验也知道,今晚的互动就仅此一次、就在今晚、就在这个车厢,明天就算搭同样的地铁、碰到同样的人,大家照样回到冷漠的朴克表情。但,这次的「经历」让我们永远记得,连同那个老人,连同他所散布的热情,一大堆难忘的印象都记得了。老人要我们相信什么,要我们看到什么形象,我们都乖乖的记得了!

好一个有趣的体验,或许我们的这个社会,需要的其实是这种被人家批评、讪笑的人,而不是一直在批评、讪笑人家的人!

(图片来源:笨笨的小B)

 

作者  | 2012-12-14 10:17:47 | 阅读(5054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 

科学家证实年轻时的梦想,全部都是幻觉?那又怎样!(旧文分享) - Mr.6-刘威麟 - Mr.6-刘威麟的博客

 ScienceDaily两年前曾有一篇叫做「幻觉 vs. 现实」(Illusion vs. Reality)的研究报告,指出有一群科学家在1996年与2006年分别对好几个年龄族群的人做过研究,结果发现,年轻的成年人,对现在的满意度通常大于对过去的满意度,对未来的满意度通常大于对现在的满意度,换句话说,年轻人总是相信一切会「愈来愈好」!

而65岁以上的老年人则普遍相信,过去和现在「差不多好」,而未来呢?会比现在还要不好一点点。

这个简单的实验最重要的地方是,十年,当年受访的年轻人依然是成年人,当年受访的中老年人依然是中老年人,但十年来,生命变迁,足以「实证」当年的一些说法。科学家可以将你1996年写的「未来满不满意」和2006年写的「现在满不满意」做个比较,也可以将你1996年所填写的「现在满不满意」和2006年所填写的「过去满不满意」做个比较,结果一比较下来,科学家果然证明了「年龄」的确有差。他们说,中老年人两次的回答,答案都差不多!但年轻人呢?两次答案差很多。

实验将它叫做「幻觉」(illusion),研究显示年轻人的「幻觉」比较严重一点,1996年他们觉得未来会更满意,但2006的他们并不觉得「现在」令他们满意。甚至连2006年叫他们谈谈「过去是否满意」,和1996年的答案也不一样(报导未指出是较好还较烂)。

实验还提到,无论是年轻人或老人,对过去与未来满意度是否一致,此人的「身心健康状态」是关键,对自己较完整者、有强大社群网络者、没有忧郁症者,对于自己的未来较「没有幻觉」。报导诠释说,这是因为,他们已经以全力去经历了状况,所以已经知道「大概最好的就是这样」,因此就不会好好的去干活了。

这篇报告的确令我们这些还有梦想的人相当担忧,难道,年轻人相信自己会创业成功,有天自己当老板,爬到高位,抢到趋势的浪头,都是幻觉?

怎么可能?
原本是要找一篇让自己振奋的题目,结果,找来了一篇「叫我认清幻觉」的文章。所以趁机也对这样的观念以及这样的实验提出一些看法。这实验的确依研究合理的推论出它的结论,但我发现有些事是实验所做不出来的,因为这些事情的存在,所以这实验本身可能也是一个幻觉,至少,它被幻觉扭曲了。

我想问这些科学家一句话:「你能叫一个人,举出他每天做什么事吗?」

同理,「你能叫一个人每天写下心情,告诉你他满不满意吗?」

这个科学报告,只是取了两个时间点,1996年与2006年。这段时间一共是十年,也就是三千六百五十三天(经过三次闰年),这3653天发生了什么事?

以我自己为例,总是在不断的失败中,夺取下一步成功的机会,一直都是如此。我想,许多人若换成是我,应该早就觉得「未来好像不会更好?」,不会再继续努力了。

这些傻乎乎的努力,其实是需要一匹马在前面拉着。这匹马是什么,正是这篇文章所谓的「幻觉」。

当我与一个人在讲某个点子,看到他眉头深锁,老半天吐出一句话,却是一句又一句的无止尽的质疑与负面论调,我就在想一件事:

「或许你说得对,但你们在说的时候,我们已经赢了一半了。」

你是用尽了脑力,去分析未来3653天可能发生的最好状况,而我是快乐的,去享受那3653天所可能带来的不确定感。

享受那个幻觉。

在这3653天的第一天,我们带着热情,准备着未来的果实,我们的细胞接收到极大的快乐,我们的脑细胞全数开放自由自在的抓取与学习,从这第一天,一直到第五十天。

第50天,我们碰到了第一个挫折,但我们的「幻觉」实在太强烈,所以我们拚命的想办法去克服这个挫折,只因为未来甜美的果实的香味不断的飘过来。

第51、52…100天,我们的挫折愈来愈多,但兵来将挡、水来土淹,我们就是拚命的把挫折全部都打掉,只因为未来甜美的果实的香味。

到了第100天,终于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挫折,我们整个没有办法,于是被打败了。

被打败了,我们颓倒在那边,心情沮丧到极点,出去走走,花儿不开;出去做什么,都不顺利,心情非常不好,有这么几个天,甚至几十天,我们处在整个停摆的局面。但第151天,我们突然又想起什么,又闻到了「香味」,于是又开始干了。

就这样,重复再重复,直到了3653天。我们真的有点累了。已经忘记当年填什么,也忘了这3653天发生什么事。我们只记得,啊,原来生命就是这样。这时候,如果你运气好,看看这3653天的每一天,或许会意外的再重拾信心。

但,还不止这些呢。

有些状况,是这些科学家怎么也看不到的──

第一,是人们对自己的满意度,就和金钱的价值一样,时间会改变它的;金钱的改变是因为金融制度与物价等,而人们的满意度则是因为「人是容易习惯的动物」这个天性使然,今天你觉得能拥有一台上万元的音响真是享受,等音响买来一个月后,渐渐这享受的感觉就消失了,要等到一台跑车或一整套立体电影院才可以再带来快乐。而这整件事,我们是不会记得的。这时候再来回想当时怎么想,也想不起来的。所以说,科学家访问的这些人,可能在这十年间「曾经满意过」,但来到受访的当下,已经不记得了。

第二,在3653天结束以后,好,年轻人并没有得到当初所预测的满意,但,第3654天呢?

第3655天?3656天?

追着这「幻觉」,跑了3653天后,带来的是许许多多的历练。这时候的成功机率,也大增了。

讲到最后,这不就只是一个「盒子」。人家说「在盒子外思考」(Thinking outside the box),但思考本身就是最可怕的「盒子」,一边想,一边会在头上罩下不同程度的盒子。这社会的确需要一群很会思考的人,但更需要的是一群有幻觉的人。因为到最后,世界上所有可以使用的东西,都是这群带着幻觉的人想出来的;甚至所有看的电影,这么精彩,也都是这群带着幻觉的人所做出来的。在3653天之后,只有这么几个人成功,剩下的有幻觉的人至少也做了这些懂思考的人的案例,让他们继续去忙着思考,让其他有幻觉的人少一些竞争者出来。

到最后,这篇报导只有一开始引的那句爱因斯坦的话是正确的:「所有的现实,其实都是幻觉。」

唯一不是幻觉的,是每一天所「做」的事。

既然做了,就是做了。若只是在思考,难免有幻觉;但做了就是做了。

而一生中有几个3653天,其实可以做很多事情,就算没干成,也是轰轰烈烈的一场,就从一个念头开始,把自己放掉,让自己「野」这么一点点,让这些所谓的现实与幻觉都无所谓,让他们做好带领的责任,化为最直接的今天的做。3653天后,就算自己感觉不到,科学家感觉不到,终有一天会知道。

 

作者  | 2012-11-28 14:44:53 | 阅读(599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谁最有资格成功?「没格」的人(旧文分享)

2012-11-8 18:30:03 阅读2377 评论9 82012/11 Nov8

 

谁最有资格成功?「没格」的人(旧文分享) - Mr.6-刘威麟 - Mr.6-刘威麟的博客

 有没有人希望2013年能「加速更成功」?

这样的想法可分为两种:第一是想要「升迁升得更快」,第二是想要「跳出来创业成功」。两者都可来看看下面这几篇文章──

两篇都提到很类似的事,关于「资格」。他们都在问同一个问题:「谁够资格成功?」

也就是谁有资格、谁有能力,被快速的升迁拉拔跃过其它同事?谁有资格推出成功产品来创业成功?

三年前《富比士》有一篇文章观察到「谁才够格被快速升迁」,这是真实的故事,有两个都很想升迁的人,两位都从商学院毕业,来到一家投资公司,两个人都想好好大干一场!于是处心积虑,想办法升升升、升升升,不过最后的结果是,其中一位在短短一年内被升为资深分析师,而另一个却爬得很~慢~,为什么?

第一位叫Ted,他是爬的比较慢的那位,但其实,他各方面能力都比人家强,一开始就知道,如果想爬快一点,就应该让自己「和别人不同」,上班族通常让自己和别人不同就只有两种方法,一种是「卓越工作」,在自己份内的工作做的比其他人都还好,另一种是「加强社交」,也就是努力的去和一些高层打好关系,在老板那边可以美言几句。以上两点,Ted都努力的进行中,Ted资质聪颖、口才便给,又不怕加班、耐操耐练,份内工作做得很好,老板都很喜欢。

不过,Ted后来却发现,还另有一位叫做Mark的同事,和他同期进公司,工作表现没他好,却硬就是「爬」得比、他、还、快?

怎么可能?

不够「资格」的Mark,竟然爬得比资格更够的Ted还快?原来,Mark用了「第三种方法」来让自己与众不同,还有什么方法呢?Mark一进公司后就发现自己和同侪相比,并不是这么有干劲的人,也不确定自己的能力是否可以做到,这么竞争激烈的场所,他这样竞争也没用。或许,就是因为Mark有这样难得的「先见之明」,因此Mark做了一些别的很拚的年轻人不会做的事。这些事,因为大家都忙在自己的计算机里把自己的事做得很好很好,因此都「忽略」了──

到底是什么事呢?
Mark一边做自己份内工作,一边将剩下的时间拿来研究「别人在做什么」,这一点,就是许多忙着竞争的小同事,不肯花时间去做的事了!他积极的跑去问他的同事,无论是小秘书,还是小经理,或是其他部门的人,只要碰面到的,他就跑去问问看他们在做什么、他们怎么安排一天时间,如何将他们被指定的事情做完……。慢慢的,当他问了「够多人」以后,Mark也很快察觉「同事之间」、「部门之间」有什么地方可以被改进的,于是他先开始做一些看似琐碎的事,帮忙周会订便当,帮忙确认办公室用品在用光之前就被订足……他的主管很快就发现Mark正在做的事。于是,Mark虽然并不是表现最好的,也不是最有领导魅力的,并非人缘最好的,但大家都蛮感谢他。

后来,Mark开始自修Excel的程序语法,来帮忙「补」一个同事做不到的洞。很快的,他们发现,除了Mark以外,在公司里已经没有人比Mark还懂得内内外外这么「广」的信息,如果要找人来开会,找Mark就对了!于是他开始被允许越级参加愈来愈多的会议、各式各样的会议都会参加。一年还没到终,他已经被升为资深研究员,而他所获得的奖金比别人多50%!虽然Ted比他厉害好几倍,但和其他同事相比并没有杰出太多,而且天天累得像狗一样,相较之下,Mark比Ted还轻松的就得到升迁机会。

Mark虽然「资格」不够,但so what?

什么叫「资格」?资格是谁订的呢?

Mark心里已经不是按照一般分析师的「资格」在想自己,它想的资格自成一套,或许他根本就是「没格」(没去想任何资格的事)!大部份的上班族都以为,「资格」就是自己本身的工作能力,或许是EQ或社交或人缘或语言能力…但其实,「资格」的定义根本就没有绝对,我们真的需要的不是硬碰硬比「资格」,而是比「没格」。

下一篇故事,是给一些想做「更大的改变」的,也就是辞掉猪头工作,自行创业者,三年前在美国出现「谁才有资格创业成功」的笔战,起始者是最近愈来愈多有趣文章的「Study Hacks」部落格,他们提出一套相当大胆的「创业资格论」:「如果觉得怕怕的,还是不要随便离开你这烂烂的工作,因为,或许你真的就是属于这烂烂的工作!」

作者提到一个创业失败实例,一位叫Lisa Feuer的营销经理向来向往创业,到了38岁她终于陡然下决定递出辞呈,去年夏天,Lisa的这段创业故事还曾经上了《纽约时报》;当时Lisa花了4000美元去自学瑜珈、做了瑜珈老师,开了一间叫「卡马孩童瑜珈」(Karma Kids Yoga),这个点子听起来很不错,不过,没多久后就垮了。先是因为她原本任教的一间瑜珈中心因经济不景气而倒闭,家长也因为支出紧缩而不想再付钱,这只是表面上的原因,事实上这个「孩童瑜珈」也没有想象中的需求这么大、生意这么好。2009年的今年,Lisa整年只赚了1万5千美元,连基本生活开销都付不够!只好倒闭。

这篇文章的作者为「创业」这件事起了一个达尔文似的定义,他认为,Lisa失败的原因是在于她没有「认清她的能力范围」,Lisa其实根本「不够资格」去做她想做的那个创业家,她去上的那个瑜珈课只要付学费就可以学到,学到以后,她凭这些买来的「特色」,还不够真正具备成功创业者应该具有的「特质」!而且这位作者甚至说,其实Lisa的失败,她自己是感受得到「前兆」的。这个前兆就是,她当初创业前,其实感觉到「怕怕的」。作者说,这「怕怕的」就是很重要的前兆。他认为,创业不应该「怕怕的」,创业者如果会成功的话,他应该感到很轻松,不会怕怕的,这才表示他「有能力」创业。我们可能看到有些人哇塞这么勇敢、敢跟着梦想走,但其实只看到表面,这些人敢这样做,有可能是因为另外还有一个比现在更好的工作机会在等他,等半年,于是他想反正有一个「保护网」,就试试自行创业,半年后不行的话再回去工作,顺便把创业贷款都还清!这一段是其他人看不到的,而这一段表示,创业其实不是所有人都有「资格」的。因此,作者认为,如果你在准备离开时,可能心里有点「怕怕的」,觉得「怪怪的」,充满了不确定感,必须去请求很多人的安抚,那表示你的直觉很有可能是正确的。他主张,创业前的第一步应该是先让自己「有资格」,不断的去加强自己,直到没有这股「害怕」,就表示自己「够资格」了,再跳出去创业。

这篇文章出来后,我觉得怪怪的,另外也马上也就有人写文反对,他们提到,刚刚那篇文章的作者从来都不是一个创业者,他在这边讲这么多也摸不到创业者的心情;这篇新文章的作者表示,Lisa虽然在「孩童瑜珈」失败了,但这只是第一次,令人很期待Lisa在第二次的尝试会是什么样?如果依刚刚第一位作者那样写法,那Lisa应该摸摸鼻子承认自己是个笨蛋,所以必须回去那笨公司去重新申请那个笨工作,做个乖乖的笨员工,这样太可惜了!

这位作者以成功创业家的身份表示,任何一个创业者如果真的打算完全抛弃一份工作去创业,那么「紧张」是很正常的事,因为已经丢掉了太多的东西。「唯一保证失败的路,就是原地不动。」他严辞批评另一位作者。

人类在组织的成就,真是令人赞叹!大部份的人们都已经被制约,从小拚好学校,毕业后就进入企业体系,有的在小公司,有的在大公司,攀着一个职位的名称,从助理做到副理做到经理……月薪五千一万的几年往上加去;许多书籍杂志所强调的都是怎么做更厉害的员工(成功职人)、怎么出来做更成功的创业家(开店心得)──奇特的是,真正最轻松赚钱的人,却不在这个系统之中。因为,他们都已经不看什么「资格不资格的」。资格是他们拿来找到更好帮手的手段,他们谢谢社会上的「资格」让大家拚命忙一些小事,让他们有资源去赚到大钱!

所以,世上从来没有「谁有资格」来做什么事,只有「格太小」。开春第一件事可能是将自己的格子扩张到最大,让自己不必再被「资格」这个计算方法给箝控。

让自己「没格」。

 

作者  | 2012-11-8 18:30:03 | 阅读(2377) |评论(9) | 阅读全文>>

 

「会存在记忆里的味道,才是真正的美好。」

最近看到马谛氏Matisse的电视广告,在网络上查到60秒版,请记得饮酒过量有碍健康,但此广告真的太有感触,它背后想讲可能是一个很大的议题、很大的故事──

男女主角以前是男女朋友,肯定是的,后来分手,就像之前「好久不见」的马谛氏广告一样,男女主角再次巧遇彼此,再次相逢,两人的年纪,已是30上下。

或许是33岁、36岁、39岁。

两人都是。

女子已有一只婚戒在她的手上,她的老公,可能大她好几岁,而她保养得好,30多年岁月在她脸上并没有留下痕迹,只让她更添娇韵。

而男子,正驻足买东西,说不定他是在买玩具给他家的小朋友。

某天某时,两人都离开家庭,至某地出差;这对「前任」,竟然就车站遇见对方了。

这是马谛氏所有广告中,第一次,男主角这么喊了女主角,而且连续喊了三声;而也是第一次,另一半不但没半点响应,没转头,甚至没有稍稍缓一下脚步……。

没有。

一点犹豫也没有。

女主角以不合乎任何爱情故事的极快的脚步,头也不回的上车,离开现场。

这时候,连喊了三声没得到响应的男子,竟然露出了理解的微笑。

你看得懂这部广告吗?
我真认為,這廣告是拍給看得懂的人看的,若不是有一定的體會,是看不懂的,而當你看得懂這廣告,你就會知道為什麼它是真正的「好久不見」,然後你會湧上很多感想──

「成熟。」

這是第一個感覺。

「遺憾。」

這是第二個感覺。

大部份的人會這樣詮釋這對男女:「如此奇妙的緣份,讓他們這樣也能碰到。」

但看懂的人,就會一嘆,「如此錯誤的孽緣,讓他們當初竟以『分手』收場!」

他們,代表這個社會一個新名詞,暫且稱為「近齡愛人」。

什麼是「近齡愛人」?

很多人的「第一任」前男友/前女友,或是「第二任」,可能都是「近齡愛人」。第一次談戀愛,和同班同學,和同年級,學長學妹,無論差再多可能頂多隔一屆或二屆,歲數差距在一~二歲之間,而你也別否認,這些「近齡戀情」,兩小無猜,什麼事不管,一起作夢,一起體會,一起看盡新世界……那是一生中最甜美的一段時光,直到你們畢業。

畢業後,一切都變了。

工作後,一切都變了。

突然間,「近齡」的事實,反而成了你們繼續發展關係的「殺手」!

近齡男女,談到結婚這件事,就會發現彼此的距離,比什麼都還要遠!

你曾經有這樣的體會過嗎?

奇怪了,男女年齡相近,同樣的年代、同樣的回憶、同樣的年少輕狂,一起長白髮、一起變老??是什麼樣的現實,殺死了如此美麗的童話故事?

是誰?

誰是兇手?

「Shoko,我想出國念書。」男同學說。

Shoko沒辦法阻擋,畢竟男同學在國內再怎麼唸研究所或考試,來到台灣職場,拿的仍是2萬2千的薪水,和Shoko一起加起來也是4萬4。4萬4能幹什麼?幾十年沒變的薪水面對著已經高漲數倍的生活成本,以及高漲數倍的房價──

她無力阻擋。

「Shoko,我想把握這次外派到大陸工作的機會,那邊有很多未來。」

未來?她已經聽過這麼多台灣人到大陸去的故事,尤其是男人到那邊,但是她實在放不下在台灣的老父老母,她不習慣那裡的生活環境,她的工作不適合那裡,但是,沒辦法,沒辦法,那邊的工作這麼誘人,那裡的未來這麼誘人,她無力阻擋了。

「Shoko,我……。」男同學這次講的不是想去國外留學或到大陸工作,他回來找她了,這時候變「他」無力了,因為,他忽略了年輕貌美的Shoko,多的是追求者,在某個大吵一架的週末夜晚,她領悟到她其實不只一個選項,於是,她走了,選了一個大了十歲、百倍經濟基礎的男人,所有曾經一起作過的夢,直接兌換了實際的名牌包包、名車與豪宅。

還有,一只數克拉的婚戒。

SORRY,不是和他。

你有發現這個問題嗎?

曾幾何時,在台灣,曾經是上輩子一起投胎的天造之合的「近齡愛人」,竟然變成了最容易分手的組合!

無論是誰負了誰,時光總是繼續往前走,就在兩人都過了三十歲之後,外貌不再如此年輕亮眼,更多外放的美麗都已磨入內蘊,兩人都各經歷了許多段其他感情之後,或許,在心中默默等待的,正是這一刻。

這一刻,來得如此突然。

異地,出差,一人,遇上一人。

Shoko,是妳!

天啊,真的是妳!

「Shoko。」男人叫喊。

第一聲,是興奮!期待了十幾年的這一刻,竟然就這樣出現了,他的眼睛併出光芒。

「Shoko。」

第二聲,是錯愕,奇怪,喊這麼大聲,她怎麼會沒聽到?怎麼沒有打招呼?是喊得不夠大聲?還是被電車聲音蓋過去?

女主角的身影繼續的遠去。

「Shoko。」

第三聲,變成了確認,確認女主角是聽到了,確認女主角是故意不理了,確認女主角的意思了,那是一種「絕望的確認」,而這一聲最後的喊名,也代表某程度的「自制」,這男主角並沒有再往前一步,只是制式的將名字喊完。

最後一次,呼喚熟悉的名字。

一生的最後一次。

如果換成標點符號,我覺得那男人的三聲叫喊,應該這樣標點:

「Shoko!」

「Shoko?」

「Shoko。」

尤其最後一個句點,像顆百磅的木鎚敲進觀眾的心裡面(如果你看得懂的話)。

男人微笑了,那是包容與釋懷,紳士的瀟灑。

而女人漾開的笑,則是任性及慧黠,又沉穩得教人尊敬(尤其最後那一口酒)。

但確定的是,他們已成過去。

等待的那一刻發生了,而這對無緣再續的「近齡愛人」,雙雙通過了考驗。

再見了你/妳。

我身邊很多很多三十幾歲的朋友或同學都曾經擁有「近齡愛人」,而現在兩人都分別結婚,我也必須參加兩場婚禮;每次婚禮看到兩位熟悉的朋友身邊不是原本的他/她,而是另一個年齡很大、大得突兀,或是特別年輕還未脫青澀,我總是在心中靜靜的畫下一個「X」。

不過,看過這則影片,我有了不一樣的看法,我突然能理解那三聲Shoko背後的意思,而且,開始尊敬它。

沒錯,近齡愛人是許多人一生中最大的遺憾。

但若沒有這個遺憾,後來的人生又如何能如此美好?

這,只有成熟的近齡愛人可以體會。

會存在記憶裡的味道,才是真正的美好。

「滿足。」

這是第三個感覺。

這一杯,敬你。

作者  | 2012-11-2 17:46:46 | 阅读(1781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上海市 黄浦区 摩羯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发现好博客
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